重镜重镜

【全员向】来吃ta的糖吧

儿童节的脑洞(那不是好几天前吗),虽然说糖果这种梗在万圣节更常出现吧……?

本篇内含贤王和医生,或许有下一篇

“你”是咕哒子的视角

垃圾文笔,重度ooc,狗血满天飞,“你”和他们的关系请随意理解(虽然我个人更喜欢亲情向




<caster吉尔伽美什的场合>

“呼。”

海边的太阳毒辣得让人恨不得脱层皮。甩落头发上的汗,你望着英灵们全都(尤其是穿得十分厚实的梅林)神清气爽一派祥和,丝毫没受炎夏影响,突然萌生了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怎么,你这副没精神的样子?”

就站在你旁边的caster吉尔伽美什见你状态不佳,出言询问。

“这个嘛……”

你突然改变人设,手拂过(并不存在的)飘逸长发,幽幽地来了一句,

“王,您一定不懂吧?”

“……哈?”

擅自转换成文学少女状态的你神色哀戚,45度角仰望明媚(或者说火辣)的阳光:“毕竟,英灵和人终究还是不同的啊……”

“…………”

“咚!”

“嗷!”

你捂着刚刚经历了精准打击的脑袋,挤出几滴眼泪控诉道:“王!石板爆头是降智打击,是犯规的!”

“那你刚才在说什么胡话,别随便改人设!而且不是早就傻到上限了吗!看来你是真的被太阳晒昏头了吧!”

吉尔伽美什神色凛然,全然不在意你的一副可怜相,毕竟下手用了多少力他自己最清楚。

但敏锐的你无视了他言过其实的语言攻击,发现了另一个华点。

“所以王,您是发现了我其实正在遭受太阳的袭击吧?”

你笑得狡黠。

“那您刚才为什么还要问呢?”

“……”

“为什么呢www?”

“…………”

“哐咚!”

“唔嗷嗷嗷!对不起王我错了是我愚蠢无能被灼夏侵扰得不行啦!!!”

“你总算有点自知之明。”

不知是因为薄怒还是天气太热,亦或是其他原因,吉尔伽美什脸上覆上一层并不明显的绯色。他轻哼一声,嘴角勾起一个“本王任性”的弧度,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了,本王如此宽厚,自然会原谅你。这个接好。”

王财毫无预兆地在面前打开,你连忙伸出双手,放在那金色波纹的下面,想要捧住这猝不及防的礼物。

随着“啪嗒”几声,两三粒薄荷味的糖果掉了出来,稳稳地落在了你的手心。

薄荷糖。

严厉却又抚慰人心的味道。

太适合浮躁的夏天了。

前后反差太大,你感动得声音都有了些许哽咽。

“王……”

你还想一叙心中汹涌澎湃的感激感动+感慨之情,却看到吉尔伽美什抛下一句“新的敌人来了”后转身就走,没给你任何表达的机会。

“……”

你生生把话憋回去,无语凝望着吉尔伽美什略显仓促的背影,最终眼底还是漫上了笑意。

这个傲娇w





<罗玛尼的场合>

你面带纠结地盯着眼前的托盘,那上面放着一杯温水,以及几张纸垫着的,人称“仰望星空”的圆形药片。

而身旁的罗曼正等待着许久没有动静,只是不停吸溜着鼻涕的你。他似乎有点想开口,但又不忍心催你服用这种有着恐怖味道的药。两种情绪的冲突下,他的表情跟你的一样精彩纷呈。

半晌,你似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慷慨就义般地捏起那药,往嘴里一扔。

嘎嘣嘎嘣嘎嘣。

“……这味道,仿佛是安徒生先生毒舌的具现化,又仿佛提亚马特的歌声,哦……”

“立香……你还好吗?”

“很好,非常好,就像被赫拉克勒斯追着跑,还被王哈桑用冠位的一刀剁掉了舌头一样的感觉。”

“王哈桑要舍弃冠位才能砍掉你的舌头吗,那真是很厉…………不不不不对,等等!立香你那怎么听都是快要死了才对吧?!”

“很好,医生你完美地理解我的意思。”

你翻了个白眼,配上因为苦味而扭曲的面容,此时的你特别神似一条晒干了的咸鱼。

你好不容易将口中嚼碎的药物咽下,又灌了一大杯水,苦味仍然挥之不去。感受着即将失灵的味蕾,你泪流满面:

“有没有可爱的女孩子让我抱一抱,缓解一下心中这份惆怅……”

努力地将“立香你难道是什么变态吗”这句话憋回去,注视着你五官都皱在一起的脸,罗曼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粉色包装的小糖果递给你。

“诶?这是?”

你接过那颗糖,举起来细细端详。那糖果的包装纸上没多少信息,只有一个大大的“梅莉☆”和一个水蜜桃的图案。

“医生,这上面的梅莉是?”

“啊,这个是之前从网上买的'魔法☆梅莉'限量版糖果。”

罗曼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也听说过这个药的苦味,就想着能不能找什么比较甜的东西帮你缓解一下。但找了半天也只找到这个,还只剩最后一颗了……”

说到这里,罗曼的神情有些沮丧,想必他是对这糖果极为喜爱的。但随即他却立马振作起来,眼神闪亮地凑近你,相当期待的样子:

“立香,你快尝尝看,我很喜欢这个味道哦!”

“……”

你注视着手中的糖果,突然觉得它的份量重了许多,口中的苦味也散了。

眨眨眼,你抬头回给罗曼一个笑容:

“不要,我要留下它,没事就诱惑你。”

“……立,立香!!”

>>>>>>>>

当然,你没想到,那颗糖最后成为了纪念品。





end

————————————————————

最后那个纪念品,不想吃刀的话可以这样理解↓

看着罗曼大受打击的样子,再看看梅林那白毛狐狸一样的表情,你默默地攥紧了口袋里的那颗糖。

……作为医生这一段真挚的追星历程最后的纪念品,以后还是不要让医生看到它好了。

EEEnd



叨b叨b时间:

作为贤王的脑残粉,我想说,贤王,master不舒服的时候您应该用手去试额头温度知道吗?!请用您的手碰我额头,让我和您有一手的肌肤之亲靴靴!!!(←问题发言

不要问我为什么给颗糖就热泪盈眶,因为我对贤王有【一颗炽·热·的·心】

不仅如此,我还对贤王上了76298米厚的迷妹滤镜,别说了他就是这么可爱ooc了我也不改(喂

最后两个小彩蛋是

贤王篇的“你”后来去找拉二问他能不能调太阳温度,结果被拉二赏了一杖子

医生篇的“你”被梅林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搞走了那颗糖,医生差点在迦勒底被公开处刑

评论
热度(82)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