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阿妈只想说呵呵

大概是家里各种式神的经历。

唠嗑,建议配合鬼火烧当作零食食用。

OOC。


妖狐篇:


妖狐有个众所周知的外号,二突子。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外号一点都不好听,阿妈也都盼着他多突几下,但他真没这个心情……像这样,)),两下足矣,太多了很累。

二突子就二突子吧( ̄▽ ̄)

不过看在阿妈每次都不厌其烦地在战斗开始前把小姐姐们换到他身边的份上,偶尔也多突几下好了。

啊,当然,还是以二突为主。

关于这件事,阿妈经常泪流满面地跟他掏心窝子:“崽儿啊咱队里就你一个单体输出,加点油啊!而且你看,隔壁那个大天狗一副'我掉个毛都能卷出新的风暴我最屌'的样子……”

妖狐:“小生不想掉毛,这可是上等的狐狸毛。”

阿妈:“废话当然上等要不我费尽心思给你觉醒干嘛还不就是为了哪天寮里没钱了把你毛拿去卖……不对别打断我说话。你和他都是使风的,而你潜力无限,怎么说也不能被他比下去啊!”

妖狐:“阿妈,他是ssr,小生是sr。”

阿妈:“……你有点志气啊你!你看我们家姑姑,那可是写作sr读作ssr的存在!”

妖狐:“所以现在她上场了,小生退休了。”

阿妈:“……多突几下我能让你退休吗!我狩猎战不就让你上了?人家红叶跟我抱怨你抢了她位置好久呢!”

妖狐:“一场狩猎战要打几小时,小生累,懒得突。”

阿妈:……特么你在寮里仗着等级高速度快追着各个姑娘跑你就不累了?!

那天晚上,阿妈花了一通宵把所有加速度的御魂都整理了出来并升了级,然后带着一脸的“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表情,将它们逐一交给了各个姑娘们。



鬼使黑篇:


鬼使黑在这个寮中算来得偏晚的,不过他似乎颇受阿妈欢迎。

那天她一边泪流满面地喊“爆了半个小时的手速挤车,终于拼出小黑了呃啊啊啊——”,一边以非常强硬的态度将好几个蓝达摩给他。其受阿妈欢迎程度可想而知。

要知道阿妈可是穷得连红达摩都嚷嚷着“摆在家里好看还是红的能带来点运气”不肯轻易用掉啊。

他飞快地成为了主力队中的一员。

对此他有些好奇,毕竟他可是能够通过妖气封印收集碎片这条捷径召唤的式神。要是真想要他来,怎么会这么晚才去收集碎片呢?寮里原本的主力队都几乎全员四星了呐。

有一天他听到阿妈在跟寮里的元老级式神红叶聊天。

红叶:“最近鬼使黑来了,我们压力减轻了很多啊。”

阿妈:“是吧是吧?之前打结界时看着对面的小黑过来我们这里一刀一个真是心情复杂啊……一边感叹小黑怎么这么强一边又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收割残血,啧。”

红叶:“不过阿妈既然这么喜欢鬼使黑,怎么之前没有去打妖气封印呢?有雪女在还不至于会翻车啊?”

阿妈:“……别提了。我根本没看过寮外面的告示栏啊!我连妖气封印是怎么一回事都不知道啊!”

红叶:“……”

阿妈:“我当时和你们打探索时一直在想这把会不会发现小黑的妖气,结果一直都没出现……我当时还在想他们运气真好一个个都能发现妖气……后面我去世界频道逛时也是一直想抢一个小黑的队想加进去……”

红叶:“……原来那段时间阿妈你没事就在庭院里望天不是在思考玄学而是在世界频道转悠吗?”

阿妈:“是啊!你看看那一句句'我打小黑呢快上车'多诱人啊!但我当时就不明白了!我对我的速度有信心啊!怎么死活没办法加进一个队伍呢!”

红叶:“……世界公告不是比专门显示组队需求的告示栏反应慢么?”

阿妈:“是啊但是阿妈我傻啊!我真不知道组队要去告示栏那里加啊!”

红叶:“……难道阿妈你之前从来不去加别人的石距队伍也是这个原因?”

阿妈:“……谁说的!不是这个原因!我不上石距车是因为上了也出不了好御魂好吗?!”

红叶:……阿妈你的那个省略号已经出卖你了哦,而且你这个理由似乎更惨了。

围观了全程的鬼使黑突然有点担心这个阴阳师能不能够让这个寮活下来了。

他还在心里给阿妈打上了“非+蠢”的标签。

而这两点在他看到阿妈捧给他的心眼御魂时升到了极致。

鬼使黑:“二号位的……主属性生命加成的心眼御魂?”

阿妈:“嗯。”

鬼使黑:“……”

阿妈:“小黑你那是啥眼神啊,麻烦你收起看智障的眼神换成看非酋的眼神好吗?没错大多数人都用破势,那是他们有二号位的速度破势,可我非我没有啊,你也知道你扛着你那把大镰刀跑不动的啊!”

鬼使黑:“……所以?”

阿妈:“只能用心眼啦,你想想收割多爽啊是不是?”

鬼使黑:“……那你为什么非要给我生命加成的御魂?”

阿妈:“……因为副属性有速度+2有暴击+2%。”

鬼使黑:你真的已经运气差到要这么抠细节的地步了吗?

但后面鬼使黑不由得感叹非酋失运焉知非福。

血高达1W5的他已经数不清多少次在场上站到了最后,结果一个大招把对面生命尚完整的全员带走一波后无限连杀的情况了。

哦豁。

阿妈非常开心,鬼使黑也非常开心,因为最近阿妈去百鬼夜行活动时次次都瞄准鬼使白死命砸,誓将弟弟带给他。

皆大欢喜。


鬼使白篇:


他来到这个寮时,迎接他的是一张写满了不可置信和生无可恋的呐喊脸。

“我在寮里乞讨了十几天,还拼死拼活去了几十次百鬼夜行连ssr都不砸专砸小白,他居然就在我拿到第39个碎片的时候用一张蓝符出来了?!!”

哦。

嚯嚯嚯。



END


鬼使白篇其实约等于是鬼使黑篇的后续,所以想了想还是不打tag了。

只是单纯地写了写家里的真实情况,废话连篇。

非常感谢你耐着性子看到这。

笑了,或感同身受,或各种各种的话,请点个红心表示喜欢(喂)

也非常欢迎一起来唠嗑。

评论(12)
热度(16)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