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潜伏于黑暗

【“哪怕燃烧殆尽,粉身碎骨,都要在火焰中愤怒起舞。”】


【这大概是对那位愚者与倒吊者的故事,最合适的描述。】


【……不,有一点我似乎说错了。】


【——他们不在火焰中起舞,他们就是火焰。】



是伯爵喵系列中,伯爵视角,讲述过去故事的篇章①。

伯爵喵系列可戳合集查看



有点黑,不是隔壁伯爵喵那样纯的小甜饼,慎入

垃圾文笔人物OOC剧情胡扯还各种BUG,慎入






》》》》》》》》》》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期待的存在。



就算艰难而费力地在水的重压下睁开眼睛,得到的奖赏,也不过是液体浸入眼球的刺痛,与展现在眼前,一成不变的深绿色世界。



——不,与其说是用双眼看到深绿色,不如说是,被人以单一的颜色笼住一切,不给里面的生物半分除此以外的念想。



如此()的画面。



诡异,扭曲,虚伪,令人作呕,无所不用其极…………他可以用这世上一切存在的贬义词形容此地,尽管这对于缓解他心中的厌恶感不过杯水车薪。



言语无济于事。



一片死寂中,插在他身上的橡胶管突然“嗡”地震了震。



“呼…………”



爱德蒙毫无血色的唇微动。并没有什么开口说话的意愿,他只是呼出一口气,在水中生出一串气泡。



(来了,又来了。)



【“你看起来状态不错啊,34号?”】



来人的话语透过厚实的玻璃与液体传入耳中,难免变得模糊,但里面的恶意却是清晰直白,刺得令人遍体生寒。



居然会有人能够泰然自若地,对着身处密封罐,如同器械一般被各种管道所连接,一个什么都不必做,也什么都做不到的,废人,评价“状态不错”?



就因为在见面时,呼出了一口气,证明自己姑且还活着?



爱德蒙在心里冷笑。



(也是。)

(对他们来说,只要活着,不就足够了么。)




同时,大脑也清楚地接收了第二句话。

【“继续加油吧,活着就是有价值的哦?”】



(果然。)



沉溺于沼泽般的研究中,所有善意均被机械的冷光吞噬成毒藤蔓,荆棘缠绕的心脏在日复一日的液体浸淫中,成长为他们这些实验品才知晓的模样。



(早就腐坏了。)



这是何等昭然若揭的事实——以实验品的任何一丝微小波动为乐,感到兴奋,进而便是恶意满载的言语刺激。



(魔窟。)



密封罐中的水位逐渐下降,爱德蒙微抬起眼,睨着玻璃罩前那位科研人员。



他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用他被改造了基因的双眼,在昏暗的空间中观察。



面容,神态,动作,身姿。

工牌,记号笔,数据单。

手中的按键,行动的路线。


密封罐中液体更换的种类与规律,对身体造成的刺激与影响。

能力的增长与被压制,研究的深入与更改。

价值与重要性的变动。



一切都会被他记录在脑中,有朝一日都将成为他的助力。



爱德蒙的视线四处观察逡巡着,在掠过那人脆弱的脖颈时略作停顿。被拘束具紧缚的手微不可察地因用力而抖了一瞬。

但他下一秒便合上了双眼,阻隔了那极有诱惑力的画面。



(现在,还不是时候。)

爱德蒙告诫着自己。


(那样噩梦般的经历都能够忍耐,这又算什么。)




是的。


被禁锢的四肢无法活动,偶尔甚至会被注入神经毒素也无所谓。


管道中源源不断侵入血管的,不知名试剂也无所谓。


曾经由不安分的尝试而招致的,长达一个月的视觉抹杀也无所谓。



只要活着,就仍有价值。

只要有价值,就能够继续活着。



只要活着,就能在等待中迎来希望的曙光。


他早已认定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值得期待——



——能报以期待的,只有自身。


他会成为自己的光,自己的火,自己的剑。

独自相信,独自反抗,独自战斗。



(我定能逃出地狱,并以复仇之火焚尽此处一切。)爱德蒙如此坚信。




所以,即便心中磅礴的杀意数次几乎要化作滔天烈焰咆哮而出,他也会拼尽全力压抑克制,并等待——等待着,那个绝佳的时机的到来。



【“新的"营养液"已经换完了,安心享受吧。”】

(在此之前,就先潜伏忍耐吧。)



液体又渐渐漫上来了。爱德蒙的视野重新被覆盖。



他便放任自己的意识,暂时沉入黑暗中。



(我会等着的——)



等待着,终有一天,沉眠的猛虎露出獠牙。





To be continued



》》》》》》》》》》



试图写好,事实证明我还是安心睡觉为妙

这章木有立香,先不打tag了。以及,伯爵说这些话时并没有想到还有立香这个存在,真香预定

有虫请务必告诉我ww

评论
热度(19)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