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你与它

是伯爵和立香的故事⑦,①~⑥+最初的小段子可以戳合集


还是两人调情系列x


这篇也是一如既往抢了伯爵喵戏份的伯爵


我的标题画风又回来了!虽然还是意义不明!


惯例的天雷狗血OOC,剧情BUG渣文笔,你讨厌的啥都有,的预警,慎入——









————————喵喵喵喵喵喵喵猫————————



72




立香愣在座位上,面对着仍然直视着她的岩窟王,不知该作何反应。



什么叫做,“我的美人计只能对他用”,啊。



是“不许对别人用”……



还是,“对别人都没用,但对我会有用”?



这两个意思,无论哪个选项,都……



立香的脸,泛上了肉眼可见的红。



犯规。



……真是的,

心脏不听使唤了。




73




不过虽然心脏已经脱离了控制范围,但大脑的运转机能还在。



既然不明白,那就挑明了说吧——这么想着,立香作出了非常她风格的选择。



刚才还因为心跳加速而漂移的视线,此刻不再回避。强自按下胸口传来的躁动情绪,立香的目光直直对上岩窟王:“岩窟王先生,请直说吧,您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岩窟王似是没想到立香就这么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金眸惊讶地睁大了些。不过对他来说,就算失态,也绝不会持续到下一秒。不过一瞬,他便略一挑眉,恢复了方才的游刃有余,反问立香:“怎么?”



听他并不作答,本来心中便不甚平静的立香此时脸都要皱成一团了:“您知道过去那些秘辛,和我谈话是有什么目的吧?可……”



立香一顿,约莫是在与内心的羞耻感作斗争,她用力抿了抿唇,做好心理建设才继续说下去:“可您刚才的一举一动,又像是在对我表示好感——咳。”



亲口说出来时心跳又加速了些。



仿佛这么做能缓解自己的尴尬与不好意思,立香低头突兀地干咳一声。没办法,这种话对她来说果然还是太——



“太羞耻了?”



一道声调明显上扬的男声替她说出了心中所想。




74




立香猝然抬头,只见岩窟王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上是显而易见的调笑,怎么看怎么透出一股故意为之的“恶劣”感。



发觉自己又被逗着玩了的立香猛吸一口气:“岩窟王先生,您是故意让我自己说出来的吗!”



“嗯,是。”



“…………拜托您照顾一下少女的羞耻心啊,拜托。而且您才刚说完"美人计"什么的——这不是完全没用吗。”



气势汹汹的质问,得到了他如此坦然的回答,立香十足无力地郁卒了一把。刚才还心潮起伏的胸腔,此时盈满了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憋屈感。



立香自暴自弃地长叹一口气。她虽然有些莽,却没有多强硬的性子。眼前这男人,似乎掌握了她的所有步调,每一句话都把她拿捏得稳稳的,却又不会让她心生厌烦,实在是克她。



不过说来,这是一个刚见面的人能做到的吗?



还有一言一行间的亲昵与熟悉感。她原本还以为这是岩窟王为了让她放松警惕而装出的,但事实是,在她摊牌后,岩窟王还是这样的一副态度,兴许就该重新思考其他的可能性了。



立香,陷入沉思.jpg。




75

 



岩窟王敏锐地发现了,少女在他的眼底下神游天外。



抱着微妙的“被小看了”的情绪,岩窟王稍微俯下身来,在立香的眼前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诶!”



全心全意地走神着的立香被吓了一跳,头顶呆毛蓦地一抖。



“……”



看立香这蠢萌的反应,岩窟王有点想笑,但考虑到要是再笑,少女恐怕真要羞愤欲死,他还是忍住了。



于是回过神来的立香就看到了岩窟王近距离放大,似笑而非的面庞。



暴击。




76




撇去其他,平心而论,这个男人相貌是当真无可挑剔的。尤其那双金眸,里面若是燃烧着煌煌火光,该是更有魅力吧。



……诶,这是什么稀奇的形容?



立香险些又要走神,倒是岩窟王及时开口:“与我有关的且先略过吧。说说那猫——立香,你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的?”



——说说那猫,吗?



在怀疑岩窟王的一瞬间,她也曾考虑过那猫是不是他用来钓她的饵。但马上就被她自己推翻了,毕竟她遇到那猫可是个完完全全的偶然事件。



不过就算那猫真的是岩窟王故意用来引诱她的,她也还是喜欢就是啦。



确定自己的想法后,立香无奈了一瞬,随即如实答道:“我是想跟着它过来认识一下他的主人的。不仅是因为这样方便以后来看猫,也是因为那封信。”反正她段位也没他高,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全部实话实说也没什么不好。




77




闻言,岩窟王饶有兴致“哦?”了一声:“那封信?”



“嗯。首先是法语。”立香摆出一副娓娓道来的样子,“字迹飘逸而行云流水。见字如面——我对能写得这一手好字的人挺好奇的。”



岩窟王下颚微抬,示意立香继续说下去,她便接着了:“再来就是信上的香水,虽然不记得叫什么了,但感觉以前应该闻到过——顺便一提,很适合您。”



说到这,立香面上覆上一层并不明显的薄红。将赞美给予一个苏了自己好几次的人,她还是觉得蛮不好意思的。



至于那支玫瑰,她的心态还没变化时倒是无所谓,但现在再提出来就有些暧昧了,还是让她稍微回避一下吧。



“——呵。”



对听到的话颇为满意,岩窟王轻笑出声,右手两指夹起桌上的信,在立香眼前晃了晃,紫罗兰与焚香的味道便悠悠地漫了过来。



“你选的香水也很有趣——幽暗深渊,还真是一如既往,与回忆录处处作对却又意外和谐的味道,不是吗?”



“呃。”



被发现了。



立香尴尬地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78




虽然立香并不记得这瓶香水是怎样入手的,也没有怎么用过。但这应该是很早前得到的,对她有特殊意义的事物。她可是从柜子最深处翻出装着它的丝绒盒的。



而选了这瓶香水,也不仅仅是因为那点比拼和旖旎的小心思——当看到那信上的法语文字,她忽而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才鬼使神差地用了它。



但她那时真没料到这猫的主人段位这么高,可以从她回信上附的香水味一下识破她的想法——即使只有一部分。



这就是立香尴尬所在了。



不过现在想来,岩窟王在拆开信时,有看了她一眼来着?不过那时她没反应,他才继续看信。



立香直觉,他并不是因为得知了自己的想法才有那个举动,而是有别的,非常重要的原因。



或许得知那个原因后,她也能明白岩窟王为何对她态度如此奇特。




79




不过尽管立香似乎发现了一些突破口,岩窟王却并未顺遂她意,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他将信放回桌上,回到他的原位坐好,双手抱胸施施然开口:“所以呢?回到刚才的话题吧——你说,你想要看"猫"?”



“是的。”立香点头,“如同信上写的,它实在是可爱。”



“……那还真是巧合呢。”停顿了一瞬,岩窟王阖眸,“正好我不日便要出趟远门——”



“咚!”



立香从沙发上弹起来的动作幅度太大,脚往后蹬到了椅腿,狠狠撞了一下。但立香却恍若未觉,只是眼睛闪闪发光,一脸希冀地盯着岩窟王。



“立香,冷静点,你太激动了。”岩窟王眼也不抬,似是料想到了立香会是这种反应,“你大概也猜得到我要说什么了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尾音发颤了。”岩窟王端起茶杯抿了口,杯盏光滑的边缘正好遮住了他唇角一闪而过的笑意,“遗憾的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不过也不会让你太失望就是了。”



“在我外出的期间,这城堡不会有任何人踏足。它多半会自己跑到什么地方去散步吧,就像你遇到他时的雨天一样——”



“或许,我可以让他多往你家走一走?”









————————喵喵喵喵喵喵喵猫————————


是突如其来的更新掉落!——好吧其实就是周天就在码了但没码完而已


伯爵,真是深不可测的男人啊xx


上一章的72被打了个小小的 * ,意思就是是假的,皮一下www


下次应该是短短的一篇,结下尾,放伯爵喵跑一跑,这篇就结束啦,之后再更新这系列就是一些小日常和背景揭示相关的,所以就真是随缘更新惹233333


暂定下来还会有的是伯爵视角的一篇,揭示整体设定和背景。立香真是个好女孩啊——(为什么突然这么意义不明地来一句)


有虫请务必告诉我www睡觉去啦

评论(2)
热度(63)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