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这位情敌请你停止散发魅力

是伯爵喵和立香的故事⑤,①②③④和小段子可以戳合集


这章主讲伯爵,大概是“自来熟”的伯爵和被一人一猫搞得不知所措的立香


我放弃标题画风啦jojo!!!


惯例的天雷狗血ooc,剧情bug渣文笔,你嫌弃的都有,的预警,慎入——






————————喵喵喵喵猫喵喵喵————————




55




立香推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颇具厚重感的书房。左边是占据了一整面墙的带梯实木书柜,梯子旁零零散散地堆着几本书。右边则摆着一张书桌,桌上的台灯并未打开,想来房间的主人方才并未在办事。



至于前面……



立香做好心理准备,直视向前方那个此时正侧过身来看她的人。



那是个相当符合立香脑补,足以用神秘帅气来形容的男子。他身着墨绿色的帽子与斗篷,卷曲的银灰色头发蓬在双颊,线条优美的侧脸赏心悦目,而眼睛,则是与那猫如出一辙的金瞳——



——那双金瞳此时正直视着她。




56




似曾相识的画面。



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但立香没去在意。



对她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如何把自己很有可能不复存在的初始形象挽救回来。



(除去这一身服装,完全就是我刚刚脑补出来的形象诶。但看不出来这人的身份,我该怎么开口才合适啊啊啊!万一只是猫主人还好好歹还有个鱼子寿司的交情在,但如果不是猫,而是这城堡的主人岂不是会超——反感我刚才那些失礼的行为吗!)



立香这厢尚在纠结,那人却先发话了。流利却仍带着点法语优雅醇厚味道的日语。



“哼……不先作个自我介绍吗?这位不知名的爱丽丝小姐。”



……爱丽丝?



立香听到这话,心思一转,奇异地从紧张中缓过来,反应迅速地接道。



“啊——是的,您好,我是追着一只叼着信封,急匆匆赶路的“白兔先生”,不小心闯入奇境的藤丸立香。”




57




“呵。”



那人像是被立香机灵的回复取悦,轻笑了一声。



“这里可没有什么值得探索的,除了一位并不打算举办茶会,暴躁的红桃王后。”



嗯?王后?



等等,这个身份就不太适合了吧喂,而且这算自黑吧?她要怎么接?



立香暗自抑住抽动的嘴角,面上还是一副平静的神色。她可得顺应眼前人的心思,想办法接上戏才行。



不过片刻,立香便噙着略显狡黠的笑,歪头回道。



“那王后,是否愿意稍稍收留一位迷路了的姑娘呢?不用二十床的垫子与鸭绒被,有几颗圆圆的豌豆就行——像某个小姑娘曾在雨夜用圆圆的鱼子寿司款待一只可爱猫咪一样。”




58




按方才对话中看来,立香说自己是追寻着送信的“白兔先生”过来,他又称自己为王后,“白兔先生”自然是为王后服务的,那便是暗示,他就是那猫的主人,也是给自己写信的那位了。



也是多亏眼前这位,见面便为她安上了误闯仙境的爱丽丝的身份,自己才能免除了那份尴尬,同时也顺着他给出的台阶解释清了自己来的缘由。



而且还没有提起她刚才那声猫叫。



……咳。



虽然她还抱着点和他为猫一争高下的心思,但其实从那封信,庄园,再到现在一些体贴的小细节,她已对这男子生出几分亲近之意来。



这种心态的转变有些类似于“啊啊你怎么有我喜欢的那个啊!可恶,羡慕!”到“啊,是同担,还是个大佬同担。虽然是情敌但还是想勾搭成好友一起嗑粮。”



(真是心大呢,立香同学。)



立香判定,暂且不管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址的事,姑且是个心细有礼的好人。



所以立香决定在这个好人给出的台阶上得寸进尺。




59




猝不及防提到猫和鱼子寿司,男子无言。因立香不按套路的出牌感到意外,他眉眼微抬,片刻后低低地哧笑了声。



“哈,倒是被你反将了一军。”



心情颇为愉悦,男子转身向桌子走去。斗篷因他的动作翩飞,使得背影无端多了几分潇洒感。



他一扬手,声音里藏着点笑意:



“还在门口站着干什么?进来吧,姑且做点什么招待这位落难公主——立香,是这个名字吧。”




60




立香并不是很想承认,或许是发音腔调,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那个名字从他口中读出,带有些特别的感觉。



又或者是颜值声线加成?反正眼前这位给她一种自带苏+撩的气场。



不过就算这样……



“……咳咳,其实您叫我立香或者藤丸都可以的。”



被称呼为公主什么的也还是太羞耻了。



尤其是被一位帅气优雅的男士(还是情敌)以这种带点调笑感的方式说出。



立香边走进来边小声嘀咕。



“哦?我还以为你自顾自地把《爱丽丝漫游仙境》扭到《豌豆公主》上,是因为喜欢那个公主的身份。”



男子丢来轻飘飘的一句话,话中分明是调侃的意味。



“不,并不是。您瞧,我还否认了那几十床的鸭绒被呢?”立香抬高了些音调,意在强调她话的真实性,“只是您自称红桃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我总不能说我是红桃国王来拉近和您的关系吧?”



立香见这男子一副轻松随性的态度,自己也放松许多,甚至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尽管这在外人看来怕是十分逾矩的举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什么不可以?”闻言,男子大笑起来。真是极有穿透力的笑声——立香这么想着。“你这人,不是连我的宅邸都当成奇境一样闯进来了吗?再过分一点也无伤大雅吧!”



立香:“……噗。”



虽然提到了她私闯民宅(诶)的事,但总觉得这不甚在意,甚至有点宠溺的口吻什么的,一定是她的乙女脑作祟吧?



不过被(原本假想中的)情敌释放的好意苏到的感觉的确是非常奇妙的。



奇妙到,立香的脸边悄悄地冒了几朵小花。




61




两人来到沙发前,男子示意立香入座后,漫不经心地询问道。



“作为招待的话……想喝点什么?红酒,咖啡,黑啤——”他停顿了一下,向放着牛奶的小冰箱走去“不,你的年纪,牛奶好了。”



啊,等等,什么啊什么啊?


刚刚还在心里夸你苏,现在就一副逗小孩子的态度是闹哪样哦!



立香鼓起了双颊。



“不,太麻烦您了,请告诉我红茶或是咖啡的位置,我自己去拿就行——以及,就算是爱丽丝那种年纪的女孩,也能正常参加茶会了吧?”



已经将牛奶倒好的男子转过身来,注视着立香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眼睛里写满了“不服不服”的样子,兴味盎然地挑眉:“不,刚才不过是个玩笑。”



他走回桌前,将盛着牛奶的小茶杯放到立香面前的桌上,便坐到了对面的沙发里,双腿交叠的样子很是闲适:“事实上我刚从外面回来不久,宅邸里尚可的饮品只有牛奶——我并不打算用打发外人用的劣质的茶包与速溶咖啡招待你。”



他停了片刻,直到立香耐不住好奇地直视着他的眼睛,男子才施施然说道。



“毕竟你可是走进这庄园的豌豆公主,不是么?”




62




“不,这位先生,拜托,请您放过这个梗也放过我吧,以安徒生的名义。”立香飞快地说道。



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位先生的善意的边界上得寸进尺翩翩起舞是她的错,这不就迎来现世报了么。



刚才还说什么“被反将一军”,这不是很快就反击回来了嘛!



立香决定迅速掐断这个话题。



“说到名义,我方才便已自报姓名了。作为回报,您可否告诉我您的姓名?”



那位男子听罢,也不抬头,只是啜了口牛奶——天知道他是怎么把牛奶喝出一股品酒的优雅感觉的——悠悠地做出了十分中肯的评价:

“这转移话题的技巧可没有刚才续接童话的手法高明。”



话音刚落,男子无视了一旁立香“如果您不这么逗我的话我也不用转移话题的”的碎碎念,从旁边扯过一张纸,又拿起笔,龙飞凤舞地写了些什么,递给立香。




63




“岩,窟,王……?”



“唤我何事?”唤作“岩窟王”的男子欣然应声。



“……对不起失礼了,我想问您一下,逗我真的很好玩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立香终于还是抽着嘴角问出了口。



岩窟王将头侧在一边,正好抵到沙发靠背上:“嗯,或许吧。毕竟猫不在。”



“所以我来代替猫吗……!”



立香没能忍住心里的咆哮。



诶不对。

猫不在??



终于反应过来的的立香咕躯一震。




64




目光在房间里逡巡一圈,确实连一根猫毛都没发现,立香疑惑地皱起眉头:“我刚刚进来时还看到它来二楼了呀?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放下信就跑走了,还是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岩窟王轻哼一声,眉眼间却无不耐。



听到这里,立香正想询问那猫可能的去处,却看到岩窟王一手优雅捻起那猫一路叼来,现在正放在桌上的信,目光投向立香。



“这是你的吧,立香?”



立香有些惊讶:“是的。不过您是怎么知道的?”她刚刚可只说了她是追着叼信封的猫过来的,这样可没法推导出这信就是她写的吧?



岩窟王嘴角勾起,仿佛这是一个简单到无需思考的问题:“因为我只给你一个人写信,那猫会叼回的回信,自然也只有你的了。”



——,——————。



很多时候,只要句子里有出现“只”,杀伤力都会成倍增加。



立香默默端起茶杯,意欲用喝牛奶的动作掩盖自己稍有热度的脸颊。



无意识地犯规啊,这人。




65




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这句对立香造成了多大暴击,岩窟王只是示意自己要打开看了。立香点头应允,岩窟王才裁开信封。



在打开信封的一瞬间,他愣了下,对立香投去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



思考着有关猫的事,但人家在看信又不好意思打断的立香:“?”


信纸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不满意香水还是不满意没用火漆?



岩窟王无言,摇摇头,将视线又放回了眼前拆出来的信上阅读起来。



————



目光从文章最后一个词上移开,岩窟王沉吟半晌,没有对信件内容做什么评价,仅是掏出一根烟,安静地抽起来。



立香见状,也不作声,只是偶尔抿一口牛奶,耐心地等待岩窟王。



在一片烟雾缭绕中,岩窟王表情不甚明晰。当烟燃去一半后,他终于缓缓开口,吐出的语句有些喟叹之意。



“……我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竟然真没把法语忘得一干二净。”



立香:“………………诶?”







————————喵喵喵喵喵喵猫喵喵————————



立香有一放松下来脑子就跟不上的毛病啊23333明明一般都挺机灵的,怎么②里跟伯爵喵表白和这篇问伯爵名字时都会犯蠢呢!


伯爵开始飙戏,他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喂


试图写出对伯爵心情复杂而微妙的立香,大·失败(跪地)总之大概是还没见到伯爵前就被像情书一样的信撩到,然后因为伯爵本身魅力而有点小动摇,但努力地想把伯爵摆在情敌位的咕哒


立香:你们法国怎么人和猫都这么会攻略??



》》》》》》》《《《《《《《

想了想还是把上篇结尾的那声猫叫留到以后好了,现在只是初次见面(虽然两人已经自己打情骂俏x起来了),伯爵会拿一些其他的逗立香,但这个还是免了吧www以后就可以翻出来啦!


伯爵:你当初那声猫叫不是挺可爱的吗?(超坦然)


立香:拜托别再提那件事了,我还要面子的啊。(捂脸)

》》》》》》》《《《《《《《



ps把握不好度好烦哦!!老是不自觉就把他俩之间的互动写脱缰了,因为我已经默认他们是夫妻了啊可恶!!!(失去理智

pps修仙码字,有虫请马上告诉我,我边土下座边捉!

评论(10)
热度(94)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