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猫——他

是伯爵喵和立香的故事④


昨天那篇没找到感觉这篇画风又要更大变化_(:з」∠)_而且越写越长,现在连起名都是意识流了(


不过快能把伯爵喵拐回家了诶嘿


惯例的天雷狗血ooc,剧情bug渣文笔,你嫌弃的啥都有,的预警





————————喵喵喵猫喵喵喵————————




41




那猫颔首,随即转身向前方的大道走去,颇有一副东道主的风范。



立香原本还有些迟疑,但她看猫这副自信的小模样,不由得暗笑。既然如此,那就不拂了这猫的邀请,去庄园里走走吧。



正好她对这个庄园也感兴趣来着。



如果被这里的主人发现了,那就说自己并不知情,这猫将自己的信叼走,她便一路追着过来。



立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42




从庄园大门到城堡有好一段距离,那猫倒是不急。比起刚才的一路奔跑,现在的它只是优雅漫步,似是特意为她留出充足的感受这庄园的时间。



立香便也不辜负猫的好意,细细欣赏起这庄园来。



兴许是这庄园的主人爱花成痴,她跟着猫不过走了数分钟不到,就已经路过了无数显然是精心设计过的小花园。立香甚至认出了她收到的那只玫瑰的出处——岔道旁的一个小型玫瑰园,一路走来,就属这里的玫瑰最美艳了。



立香驻足。这处玫瑰园的位置选得十分独特,恰好能同时望见喷泉和迷宫的大体。虽然喷泉并未盛水,但池壁边雕刻精美的薰衣草图案就足够让人赞叹。而迷宫也是同样,光是绿植墙上如同宝石镶嵌点缀的五色繁花已是十分亮眼。



方才对这庄园还仅仅停留在好奇上的立香,此刻有些沉醉了进去。




43




不得不说,这个庄园很合她的口味。



她幼时曾幻想过的。



想有一个可以和她的小伙伴在里面玩捉迷藏,完全由繁花绿叶构造的迷宫。



想有一个喷泉,玩累了就坐在旁边,看着水珠在太阳下折射出七彩光芒。



想有无数的花园,每天在种类不同但无一不是沁人心脾的香气中流连。




44




正因为无法拥有,所以才更有执念。





时至今日,立香也仍然对这些抱有小小的期望。



可惜那时的立香实在没那个能力和闲工夫去为自己完成她想要的事物。



而当她真正清闲下来时,却又习惯了当前的生活配置。



以前的那些,也就被当成梦,妥帖地收进了心底深处。




45




“喵~”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声猫叫声,立香飘远的心思被扯了回来,原本因为陷入回忆而有些失焦的眼眸也恢复了清明。



无奈地笑了笑,立香甩甩脑袋,将这些纷乱反常的思绪从脑海中清出。



这座庄园和她曾经想要的太过契合,被勾起一些回忆也是难免。



但人总得活在当下。



比如她当下的目标就是那只猫。






画风转变得有点快,但非常符合实际。




46




立香将注意力放回眼前的玫瑰丛上,却发现这排列设计堪称完美的玫瑰中好像缺了一小块。



她凑近细看,的确发现了一支被稍稍藏起了些的花茎。正是这处的缺失,使这丛玫瑰整体出现了微妙的不和谐。但看那花茎截口处的模样,剪下它的人不说精通,至少也是对园艺有所了解的,怎么会做这种破坏美感的事呢?



立香心里冒出了个猜测。



她又看起这处的其他玫瑰。她想这并非是她的错觉——没有一朵能与她收到的那支相比。



或许她收到的那支,就是在这剪下的?



这么看来,寄信的那位在这庄园里地位应该不低?否则也不会被允许拣走最美的一支,还破坏了这一小处的整体性吧?



唔。



将最美的玫瑰撷下赠与你……吗?




47




………………



咳咳。



真不愧是法国人啊。



立香为了掩饰面上的不自然,握拳轻咳了几声。



不过她明明没有这么容易被苏到的。



一定是那封信带来的回忆加成。






不过就算她被这个小发现撩到了,也不能改变她目前对这位猫主人的情敌定位。



是的,情敌。



这是一场关于这只猫的战争。



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样让她如此在意的存在了。




48




再不回去,她大概会跟不上那猫——她在这个玫瑰园里停留得有点久,谁知道那只猫要往哪里走呢?这么想着,立香打算重新跑回大道上追上猫。



但她转身时却发现,原本早该走远的猫此时正站在玫瑰园的入口,在花团锦簇中静静地凝望着自己。看起来像幅带着奇幻色彩的油画,引得人想亲手去触碰画中的世界。



被耐心地等待了。



立香按捺住心中的悸动,向那猫小跑几步过去。那猫见她过来,便也回到大道上继续前行,只是会不时回头,确定立香是否在他身后——没在身后时,他自是要去寻她的。



而一路上,立香仍是看到感兴趣的便会驻足。那猫也不急不躁,她要看便停,就这么由着她去了。



怪宠的。




49




猫这么随着她的意愿,立香欣然接受之余,心中对猫的好感度再提几分。



但立香并非光顾着漫无目的地游览,她注意到一个问题:这庄园优雅大气,各处景观精致得当,装饰也毫无锈蚀的痕迹,当是有许多佣人在打理的。但不说刚才的大门就是猫帮她开的,现在她走了这么长一段路,却还是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而就在刚刚路过的喷泉边,立香还留心了一下。那池子里虽然没有水,竟也没有铺上层灰,只是零零散散地落着几片花瓣,显然不太合理。



立香虽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心中却不过多在意。比起她对这猫的兴趣,那些可有可无的异状,或是背后隐藏的未知情况简直不足为道。



就这么走走停停地行进着,立香终于是到了城堡门前。看着至少有三四个她那么高,立香眨眨眼,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



这猫的主人就在里面吗,在这扇只能用富丽堂皇形容的大门里面吗?



虽然最开始她的确心里还存了点跟这位不知名人士较量一下的心思,但早在看到这偌大的庄园时,她就有点虚了。



不过说起来,住在这种地方,但猫表现出的却是一副不曾体验鱼子寿司之美味的样子,它的主人是没怎么接触这种食物吗?



抱着千般好奇与百般疑问,立香在猫的眼神示意下,推开了城堡大门。




50




与外面的阳光明媚不同,未点灯的城堡里异常昏暗。为数不多的光源便是各扇玻璃窗外透进的阳光。而光中飘浮的微粒更是为城堡添上几分寂静古旧之感。



立香虽是不怕黑,但却对昏暗的场所有着近乎本能的抗拒。她几乎是在进门的一瞬间摸出了带手电筒功能的手机。明晃晃的白光瞬间破去立香眼前的大块暗色,在这幽寂的空间里不容置疑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也是这时,她才发现手机上显示的信号是零格。



不过应该不影响自己的定位,不用太在意。立香将手机挂到脖子上。那猫是跟着她一起进城堡的,只是在她忙着打开手电筒时,它相当反常地跑走了,而且动作十分迅速,立香注意到时,只看到他的尾巴消失在了二楼楼梯转角处。



“……唔?”



对猫刚才的举动有些疑惑不解,立香歪头,但并未立马去追那猫——在这种场所里,或许是幼时留下的阴影,她不是太敢横冲直撞。



于是立香慢慢踱步,同时观察四周——家具,摆件,挂帘,收藏品一应俱全,但仍是一个人都没有。非要找人的话,便只有墙上那几幅或大或小的画像了。



立香停下脚步,向其中尺寸最大的画像走去。她一步一步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哒哒”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城堡中孤独地回响着。




51




太安静了。



要是那只猫在就好了。




52




那猫应当是跑到它主人那了,随便绕个几圈就去找它吧。



不过她总觉得,让自己孤身留在这,不是那猫的风格……?



还是说她已经给这猫上了苏撩萌的滤镜了,才会觉得这个做法不符合猫一贯的性子?



哇——要不得啊,立香同学。



你这是在代替那只猫攻略自己,不是攻略猫啊。



在心中闲着无聊默默吐槽自己的立香来到画像前,用手电筒照着。



这画像上画的是位身着欧式贵族礼服的男子,一身金边黑长袍,上面有宝石点缀。那礼服做工精良,画师也绘得仔细,画上人衣袂翩飞,镶嵌的宝石似乎有光泽流动,看起来是位气势气质兼备的贵族人士。



立香抬头,想看到更多,却发现领巾以上的部分被画框前深紫色的挂帘有意无意地遮挡了起来,只能看到一小绺银灰色的长发飘在背后。



立香稍嫌可惜地摇了摇头,这幅最大的画像画的应当就是这城堡的主人了,她还挺好奇他的相貌,尤其是这人还有着银灰色的头发。



从画像前退开,立香又随便瞟了几眼旁边的画像。那些倒没有什么出彩之处了,不过是普通的静物画。只是那些画像是近日才绘制并挂上的,真正有些时日的仅有刚才那幅肖像画。




53




立香又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值得再研究的,便往楼梯走去。铺着羊毛地毯的楼梯走起来很舒服,还不会发出声响,立香方才因为环境问题而略微警惕起来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来到拐角处,立香发现这是条长廊,左右两边均排列着数个房间。他们无一不是紧紧关闭着。



这让立香犯了难。她该怎么找猫呢?难不成要一间一间敲过去?



但立香并没有思考多久就做出了决定——她要把那猫引出来。



正所谓猫不来就她,她便去就猫……呃,用得好像不太对?不过不管了。



立香捏细了嗓音,将音调提高,音色也变得软糯了些。



“喵~~”




54




几乎在她的猫叫声响起的一瞬,右边第二个房间里便传来了男子剧烈咳嗽,像是被什么呛到一样的声音。



——,——————!



原来这里有人啊!!



立香脸腾地红了,被陌生人听到自己学猫叫,还是那么甜美弱气的声音,饶是她也不禁有些羞耻。



更何况自己还是没打招呼就闯进来的人,这下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被发现了。



立香掩面。



不过心中再怎么波涛汹涌,立香腿上却还是很实在地向那间走了过去。



怎么说至少现在得打个招呼,还得道歉。



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立香叩响了那扇门。在正好敲完第三下时,门内传来了“进来吧”,这样属于男子的声音。



是,是男的啊!这不是更羞耻了吗?!



不行不行,立香你要稳住。万一门里那位就是那猫的主人,你再不冷静岂不是把脸都丢光了吗,那还谈什么吸猫!



一切为了猫咪!



这么告诫着自己,立香努力地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努力作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推开了门。







————————喵喵喵喵猫喵喵————————


画像请脑补drama的生前伯爵,礼服+辫子那张。他真好看(拇指)


我怎么可以每天都码这么慢还这么晚,修仙码字没质量啊——(呐喊)昨天一看深夜撸出来的③,差点想大骂“你写的什么玩意”


可能明天我回来看④也还会是这么个反应(躺


我终于让伯爵出来了呃啊!感觉能看到初遇篇结束的曙光——不对我在③里也是这么说的,而且这篇章还能算初遇吗?!


啊不管了,吸波伯爵和伯爵喵睡觉zzz明天上课昏迷预定

评论(16)
热度(86)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