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谁的猫?

依然是又苏又萌伯爵喵和立香的故事

这只伯爵喵,主要是伯爵,不是百分百的真喵(划重点)

接昨天的《那只猫》,这篇就是伯爵喵即将来到立香家的事啦

惯例的ooc,bug,天雷狗血渣文笔,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语句,你讨厌的啥都有,的预警






————————喵猫喵喵喵喵喵————————

10

这次发呆没有持续太久。立香的腿被轻轻地戳了一下,她便迅速回神了。

“嗯?”

立香看向脚边,却看到那只猫正叼着手帕,用软乎乎的肉垫拍在立香的小腿上。

那猫见立香注意到了了它,口一松,让手帕落在立香脚边,然后用爪子点了点。

立香怔了下,蹲下,将视线投于手帕上。那手帕显然润湿了许多,上面还沾着些许银色的猫毛。而脚边的猫身上的毛,虽然不算多干燥,但已经不再滴水。

这是用完手帕……

特意来还了?

11

居然还用肉垫戳我。

这猫可爱过头了。

12

立香这厢还在走神,那猫却看着立香的视线停在手帕上许久未动,疑惑地抖了抖耳朵,似乎在思索面前这个小女孩是有什么不满意,为什么不把手帕拿起来——他还特意主动戳了她来着。

不过几秒,那猫好像get到了什么,小鼻子里呼出气,像是人在叹气一样。随即便用肉垫拍打起手帕来。

——它还把手帕上的猫毛弄掉了耶。

立香眨巴眨巴眼。

那猫小心地控制着爪子,以免指甲把手帕划破。金色竖瞳垂下,眼神里少了几分兽的攻击性,多了点柔光。

再加上此时认真整理手帕的样子。

立香心中一动。

13

这只猫咪,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如果说方才只不过是对同处屋檐下的小伙伴的关心,与她本身对小动物的喜爱,现在立香对这只十足讨人喜欢的猫,已经多出了几分心思。

“不知道有没有主人……”

立香呢喃出声。

“……”

虽然猫似乎还在认真清理手帕,但立香确定它听到了——它很不自然地动了动耳朵。

是的,立香已经默认这只猫能听懂人话了。

可能心里已经在想怎么攻略它了。

14

或许是立香的视线过于炙热,那猫停下了动作,将手帕向前推——当然,是已经没有一根猫毛的——然后开始定定地盯着立香的眼睛。

立香不明所以,便也眨着清棱棱的眼睛回望它。

猫:……

立香:?

猫:…………

立香:??

……

对视几秒后,那猫先叹了口气。

——立香用她好不容易买到的菜保证,它的确是像人一样呼了口气出来。

15

还不等立香有所反应,那猫就灵巧一跃上了她的膝头,还很有风度地没碰到她的短裙。

立香对此自然是诧异的,毕竟之前她靠近这猫时,它的反应还大得跟她要强抢民男一样。她还以为这猫是不喜旁人亲近来着。

而立香脑中思考着,手上却是没什么动作,只是想看那猫要做甚。

而猫见立香并未拦它,便在立香膝头站定后,扬起毛绒绒的前爪,“啪”地一声,拍在了立香脑门。

16

“嗷!”

虽然那猫力度把握得刚刚好,与其说拍打,不如说是被人用手指轻弹了一下,还颇有点无奈的意味。但立香仍是习惯性痛呼一声——搞得像这猫对她做了什么一样。

而方才只是想让立香别再走神,把手帕收好的猫显然也觉得立香这反应有点过度了——它又扬起爪子,用肉垫按住了立香的嘴唇。

17

被碰到的地方传来了新奇的触感。

【暖暖的,干燥的肉垫。】

像是被手指抵住了唇。

【软软的,温热的嘴唇。】

嘴上不能发声,立香便再去看那猫的眼睛。

那鎏金的眼瞳中,此时倒映出的只有她。

而那猫,终于也发出了这么久来的第一声。

“喵——”

明明是猫的一贯软糯可爱的声线,眼前这位却发得低回婉转,尾音绵长,仿佛耳鬓间的细语。

——“别闹。”

她似乎听见它在这么说。

18

神啊。

偷猫犯法吗。

19

立香遭受了心灵上的暴击。

可惜的是那猫不过几秒便又迅速跳回了地板上。这次甚至没有多给立香一个眼神,便跑回了它最初的位置。徒留立香悻悻收回想去抱住它的手。

这猫有自己的想法,我届不到。

深觉自己怕是没法把这猫拐回家的立香不由得腹诽道。

而更让立香捶胸顿足的是,方才那雨还有要下一整夜的势头,现在却出现了变小的趋势。

完——蛋。

这不就意味着我等会就要跟它告白,呸,告别了吗?

别啊,我可是难得在雨中有好心情啊。

立香这么在心中哀嚎着。

20

“嘀嗒。”

孤寂的一声。

是孤零零一颗水滴从屋檐上落下的声音。

真停了。

大概也就过了十多分钟。

此刻立香的眼神可谓是十足幽怨。

一旁的猫好似感觉到了立香糟糕的心情,侧头看了她一眼,完全意料之中地与她视线相接。

立香见那猫注意到了自己,顷刻间心思百转,决定还是认真询问一次。她迅速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也不靠近它,直接开口。

“咳咳——你……有主人吗?没有的话介不介意跟我走?”

……这是什么超尴尬的直球。

而且说完立香才发觉,自己这问法怎么听怎么像问“你有情缘吗?没有的话介不介意跟我处对象?”。

一,一点技巧,一点氛围都没有的问话……!

她觉得自己该去法国旅游一趟,感受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

21

再怎么后悔,这种等级的话也已经问出口了。

立香眼神死地看那猫。

它待在原地不作回答,只有毛绒绒的尾巴晃了晃。

噫,果然。

“……好吧那我走了,你一只猫要小心。”

立香暗叹一声,也不想强行捕捉猫咪(也抓不到),无奈地准备离开。

但才走出了四五米远,立香又“哒哒哒”地跑了回来。

“啊啊,这个,差点忘了!”

22

猫歪了歪头,眼睛里多了几分询问的意味。

——你有什么忘了?

“呐!”

立香蹲下来翻找包包,随即把一个塑料盒掏了出来。

“猫的话,吃这个应该不错吧?”

立香将塑料盒拆开,胡乱擦了擦手后,用食指和中指从里面夹出一块鱼子寿司,在猫的眼前晃了晃。

23

是的,立香心血来潮出去买的,除了菜,便是这盒鱼子寿司了——她非常喜欢的食物。

那鱼子粒粒晶莹圆润,表面的光泽更是引人食指大动,米饭也颗颗粒大饱满,显然是佳品。

在这样的佳品面前,那猫的视线,出现了一瞬间的漂移——这一瞬间被立香精准地捕捉到了,于是她笑得狡黠。

“想吃的话就吃吧,我不在这看着你,所以你要怎么处置它都无所谓哦?只是……”

立香将指间的那个寿司送入口中,享受地嚼了起来。眼睛甚至还因为口中的满足而微微眯起。

待一个寿司吞吃入肚后,立香回味似的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仿佛要把那上面沾染的香气也一并享用。

猫的视线又漂移了一瞬,这也自然还是被立香收入眼底。她笑道:

“唔,我很喜欢这个寿司来着,所以不能全给你——我还是要自己吃一个解馋的嘛,哈哈哈~”

说完后,她起身:“这次我是真要走啦,不想吃的话扔着不管倒也没事,就是我会挺心疼的唔——如果我知道的话。”

念了一堆,像是想给这猫施加心理压力一样。觉得自己用心险恶的立香面上稍显羞赧,于是她果断地挥挥手,不回头地离开了。

“唔,这次是真的再见啦。”

24

最后,出于私心,说的还是“再见”来着。

立香果然还是抱有哪天可以再看到这猫的希望的。

25

所以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上午,起来浇花的立香懵逼地看着这封来历不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她邮箱里的匿名信件。

那信件旁边放着一朵娇艳欲滴,显然是刚刚剪下的玫瑰。而划开火漆后,信封里只有一张散发着烟草与薄荷味的信纸,上面用法语写着简短的两句话。

“【多谢您对他的照顾。他看起来相当喜欢您的鱼子寿司。】”

哦,句子末尾还有一个猫爪印。

“???”

立香觉得这个早晨有点玄幻。





to be continued

————————喵喵猫喵喵喵喵————————

太不可思议了我居然还没写完!

我原本只是想写个段子,怎么肥四,为什么它变成了流水账?!

找不到感觉文笔还烂成这样我要吐血了,把他们写得这么不可爱(抹泪

以及,好想吐槽手机lof的排版




《《《《》》》》
ps其实伯爵喵拍脑门之前,两人对视那里的心理活动在原来的版本中是这样的

立香:
想养(盯)

伯爵喵:
别一直盯着我看(试图眼神逼退立香,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看立香的眼神多没有威慑力)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在盯伯爵喵的立香:
怎么突然看我?你有什么事?(无辜)

伯爵喵:……算了随你盯着吧(扭头)

这么一想猫真不方便啊——!变成人的伯爵被立香这么盯着估计就直接把人拉怀里了(碎碎念)

所以伯爵喵什么时候能变成人啊——(这难道不是看你的码字速度吗

哦,那晚点再变好了(?!

评论(18)
热度(98)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