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伯爵咕哒】那只猫

伯爵喵和立香相遇的故事

顺便一提伯爵喵是真·伯爵,不是一只纯洁可爱的猫,是个有着肮·脏欲望的大人(什么破描述

小甜饼,苏苏苏的那种

惯例的ooc和各种天雷渣文笔预警




接昨天那篇小段子

————————猫喵喵喵喵喵————————

此后,客人们总要时不时地感叹一句立香和她家爱德蒙猫关系之好。

所以当立香告诉他们,她与爱德蒙仅仅相处了数月不到时,人们无一例外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立香酱骗人~我家隔壁的那只蓝色大狗可是三年了都不乖乖听话哦?”

“才相处了三个月就这么乖巧软萌了真好啊……”

“立香你这是什么犯规的被动技能啦,我也想被小动物亲近——凯西帕鲁格总是会踹疼我!”

“毕竟你把它从20楼丢下去过嘛。”

方才还笑而不语的立香此刻毫不犹豫,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真相。

而一直安安静静的爱德蒙猫也紧随着默契地“喵”了声,仿佛在接着立香的话说“罪有应得”。

被猫补刀了的白发男子:“这只猫眼睛里绝对是鄙视的眼神——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光从默契程度来说,嗯……我是不会相信立香你只养了他几个月的哦!”

立香:“哦。那你可以认为我和爱德蒙天生一对心有灵犀一点通。”

边说边摸了摸爱德蒙的脑袋。

爱德蒙便仰起头,在立香手的遮挡下,伸出湿热的小舌头在立香干燥的手心轻如鸿毛地一舔。

这是他独有的,以这个状态回应立香的方式。

而与此同时,立香受到了冲击。

——她的生物,怕是白学了。

她觉得那触感无视了一切繁琐的神经反射,从手心直接传到了心上。

爱德蒙舐了的,分明是她的心。



》》》》》》》》回忆分割《《《《《《《《

1

说起这一人一猫的初遇,其实颇有清新小短漫的风格。

那是个一个普通的下午,立香一脸惆怅地站在一个小屋檐下,望着漫天的雨幕发呆。

明明上午还是艳阳高照,不过几小时就来了这么一出。

把毫无准备的立香打了个措不及防。


2


“……唉。”

立香看着电量彻底告罄的手机心中暗叹,断了找人帮忙的念想。

她只是心血来潮出来买个菜而已。怎晓得老天待她不薄,连欢迎仪式都做得这么盛大。

她怕不是要一个人在这里站到天荒地老。

毕竟回家的路并不算近,身上还会被弄得黏糊糊。

嗯,走不走随缘吧,姑且再观望一阵。

立香漫不经心地想着,视线正准备从黑屏的手机上收回,余光却发现了什么。

原本空荡荡的屋檐下,只有她一个人站着。

不过现在似乎有第二位客人进来了?

3

立香向那看去,发现她的确是多了一位同样在躲雨的小伙伴。

那是只毛被雨水打成一绺绺的猫,不算瘦小的身形因为雨水多了点狼狈的意味,但动作却仍极其迅捷利落。

它从雨幕中闪进这方尚算安宁的小小天地,见到已经有立香这位先来者占据一角,它便去了几步远的另一头,和立香保持了一个微妙的距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立香觉得这猫站得相当边缘,只差几公分就要再淋到外面的雨水。

想尽力和自己保持距离……?这算是被排斥了吗?

素来与小动物亲近的立香眨眨眼,还没来得及漫上点微妙的郁卒,却看那猫猛地甩了下脑袋,无数颗小水珠便飞了出来。

一人一猫同处屋檐下,四步距离已经是那猫能做到的极限了,但仍然有许多溅到了立香的小腿上。

立香下意识地向身旁的猫看去,意外地与那猫的视线对上了。

那双金色的竖瞳直视着她的眼睛,随即将目光下移至她的小腿,接着又与她的视线相接。

立香正愣着,却看到那猫几乎是微不可查地低了下头——就像表达歉意的敛首一般。

4

立香后知后觉地想起了刚才水珠的触感。

像是只有她一人的毛毛雨。

5

小腿上,有股痒意泛了上来。

6

她可以把那猫保持距离的举动,当成是它不想弄湿自己么?

好绅士的猫。

原本被小腿上传来的不知名的触感弄得稍有些烦躁的立香,心情意外地好了起来。

立香从包中掏出刚塞进去没多久的手帕,向那猫挥了挥示意。

那猫便点点头,把脑袋转了回去,舔起了自己身上的毛。

会错意了啦——想给这只颇有礼貌的猫擦擦毛的立香,在心里笑了出来。

7

于是她握着手帕,试着凑近了一步:“呐。”

那猫猛地往后一躲,险些便出了这屋檐的庇护区。站定后,那猫回望向立香的金色竖瞳里闪过冷然的光。

果然还是有警惕心啊。

虽然自己是不怕被咬啦,但再继续向前的话那猫说不定会冒雨逃走。

约莫是希望过后的失望,立香垂下眉眼,也不再逼近,仅是蹲在原地,保持着举着手帕的姿势看向那猫。

那猫见立香没有继续上前,也不再后退。只是站在原地与立香对峙。

立香眨眨眼,猫不动。

立香歪歪脖,猫不动。

立香挥挥手,猫不动。

这样过了几分钟后,立香手都举得有点酸了,那猫还是不动。

8

啊,放弃了。

可能这猫就是不亲近自己的那种特例吧。

立香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勉强有了个小伙伴的。

“唔,我手酸了。”

自言自语一般,立香将手帕放到了地上,甩了甩已经酸麻的手稍稍放松。

“手帕我放这啦,如果不嫌弃的话还是擦一下——咳咳,虽然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

说了几句后立香才反应过来,不禁失笑。见那猫没什么反应,更是觉得自己的脑袋可能被雨淋坏了。

我这是把它当人了吗?

立香心里这么问着自己,一边退回了方才她站的位置。

算了算了,不去管那只猫了。至于那条手帕,就放在那吧。

仿佛回到了那猫尚未到来时的状态,立香又开始望着雨幕发呆。

9

雨好像又变大了。

大得有点吵了。






to be continued

————————喵猫喵喵喵喵喵————————

我没写完_(:з」∠)_先到这先到这,我缓缓

我为什么写得这么差(╯‵□′)╯︵┴─┴感觉什么都表达不出来我要疯辽!明明我脑补的伯爵喵和立香相处得超可爱的!!!!!

以及,想吃肉——就是那种,虽然是人形态,但保留了猫耳猫尾的伯爵,和半推半就最后随他去了的立香,的肉_(:з」∠)_

评论(13)
热度(90)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