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咕哒子中心向】冒险者纪事①

咕哒子的勇者之路

欧式奇幻架空,私设众多

无cp,全员友情亲情向

我流咕哒,文笔糟糕,各种ooc等等,慎入

bgm:Salty Sailor    强推

——————————————————————

在Соломон大陆,有一家名为迦勒底的协会。

这个协会聚集了各个领域顶尖的人才,全大陆首屈一指,连位高权重的空之王族都要给几分面子。

可惜的是,在它发展到鼎盛阶段时,迦勒底内部发生了一场几乎波及整个大陆的动乱。那一次后,迦勒底渐渐销声匿迹,似乎是没落了下去。

不过没过几个月,消息灵通的侏儒族打探到了相关情报——迦勒底还在持续运转着,甚至已经培育了新一代接班人。

虽然相关人员的信息实在太少,侏儒们没法获取更多,但这不妨碍他们在大陆各地的酒馆分享讯息,并从客人手中获得打赏。

巨木森林·安特亚小镇·斯塔瑞地下酒馆

木质吧台边,两个小侏儒正用抑扬顿挫的口气地描述着他们打探到的最新消息。那手舞足蹈的样子和夸张的口吻可说是十足的吸引人:

"……就在一声巨大的"轰——"的声音过后,迦勒底的成员们一个个都跑到大厅来,那架势,紧张得不得了,以为是发生了什么重要袭击呢!不过这也不怪他们敏感,毕竟谁能想到上次的动乱是因为有内贼呢?"

一只侏儒讲到这,摇摇头。众人也跟着纷纷表态,或是叹气或是骂人。等众人安静了些,另一只侏儒又接过话话茬:

"那些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就等着把叛乱源头镇压下去。结果怎么着?那声"轰"不是什么内贼,是他们的新人,嘿,练习时打出来的!我们在协会外面都感觉到了地震哩!"

那只侏儒拿拳头在空中虚击一下,仿佛是把当时原场景给还原了。众人这时便发出赞叹的声音,甚至有不少热血好战的都撸起袖子比划起来。

那两只侏儒看到气氛炒得差不多了,便把最后的目的给抛出。

"迦勒底的人藏得严,怕是想把这新人作为东山再起的秘密武器,半点风声都不透呢!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知道的消息,各位兄弟看在我们这么拼命的份上,给点赏赐哈!"

听到这,台下的观众们很给面子,金币源源不断地从人群中掷入地上的布帽里,不一会就满了出来,甚至还有再继续增加的趋势。

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立香:"……"

她怎么不知道以前那点事还能被人拿来讲故事赚钱?而且一拳搞出爆炸?原来她在外界眼里这么能耐吗?被知情的那些人知道这事,她可是会被嘲笑致死啊。

就为这点,原谅她,她要差评了,并且不给钱。

立香耸肩,在一干热情的吃瓜群众中,百无聊赖的她显得有些另类。于是立香把视线移回酒馆的摆钟上,心中默数着。

27,28……58,59,60。好,休息时间结束。

"走吧玛修,我们还有两个委托呢。"

立香戳戳她身旁的同行者。那个身着简便盔甲,名唤"玛修"的少女正听得入迷,冷不丁被这么提醒,眼睛瞪大了一瞬,随即流露出不舍的神色。

"可是前辈,虽然好多是编的,但那两只侏儒的讲话风格好有趣啊……"玛修脸有些红,大概是因为难得向敬爱的前辈提出要求,"医生讲的都是书卷上的东西,达芬奇亲倒是不错啦,但每次讲完,之后回想就只记得她自夸的内容了……"

"哦——还真没错。"立香回想了一下迦勒底的两位,有些痛苦地捂住额头,"听他们讲故事还不如去听王的破事。"

虽然讲述者能把壮美的传说弄成贵族大小姐们茶余饭后的爱情读物。她在心里补了一句。

"前辈也是这样认为吧!"玛修像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样,眼神猛地亮了起来,"我们再等他们讲些别的……"

玛修的话便被立香推到她眼前的委托书打断了。

25个英雄之证  √

10盏鬼魂提灯  √

6个蛮神心脏  (持有4个中)

12张禁断书页  (持有3张中)

……

玛修,状态低迷中。

立香摸摸垂头丧气的玛修,宽慰道:"虽然任务艰巨,时间也紧迫得让人怀疑狐狸小姐是在刁难我们穷苦人家的孩子,但抓紧时间的话就不是问题。"

——只要那些书不会牢固得像涂上了美狄亚小姐的强力粘合剂一样。她被那玩意黏在树干上过一次,然后她就用眼睛记录下了太阳运动一天的轨迹,从此有了阴影。

"可是,两个心脏,怎么说也太……"玛修有些苦恼。那些恶魔最近看到她们就跑。她曾试着把他们的速度跟达芬奇的车速进行对比,惊讶地发现原来有潜力的不止是人类。

"呃,是有点麻烦。"人头攒动的酒馆里相当吵,酒精也弄得人晕晕乎乎的。立香按住眉心,想了没一会就觉得脑袋要炸了,当下一拍桌子,"到时候玛修你想办法固定住恶魔,我给你表演恶魔的当场去世,失去心脏的那种!"

"前,前辈!"玛修闻言错愕,对于做出如此生猛发言的前辈,该说那两只侏儒居然意外地没有夸张描述吗?

不管玛修现在的表情有多诡异,立香只是飞快地计算着:按掉落率来看,打5只恶魔应该能有一个心脏。而且最近恶魔群聚,顺藤摸瓜找到他们老巢直接屠村,这个委托就圆满成功。

然后,书页呢?书页怎么办?

想到这,立香脸黑了些。要知道魔法书分布在世界各地,人族体质不算好,四处奔波肯定是吃不消的。

……算了,到最后没法交差的话就去梅林那借(撕)书好了,反正芙芙能拦住梅林,物理意义上的。

诶,不对,梅林那有书,是因为他是caster职阶。虽然有个阿瓦隆剑圣这样奇奇怪怪的称号,但他终究还是个caster。那同为caster的恶魔呢……?

哦豁!

"我们可以抄家!!!"立香猛然站起身来,对玛修的肩膀发出强力一击,后者一口气没顺好,剧烈咳嗽起来,"玛修,相信我,也相信恶魔!身为caster,它们家里肯定会有书的!只要有了书,到时候我只要用之前raber小姐送的光炮给对面来一发就完工了!raber和驯鹿立香good job!"

立香几乎要被自己的理想感动到了,只要完成委托,拿到玉藻前小姐持续供应7天的东洋料理+15个圣晶石的可观报酬,她就可以不用再拿小木车推【跟凯撒先生一样重的】魔力棱镜去工房了!

虽然她明显忘记了曾出现在南部俄刻阿诺斯海域,不是用魔法,而是用乐器和歌声征服了整个沙滩,为罗马开疆拓土的caster尼禄小姐。

看着自己敬爱的前辈兴奋到呆毛都在晃的样子,好不容易喘过气的玛修回想起玉藻前小姐笑意盈盈的表情,发出无意义的一声"呜"。

她真怀疑那位小姐是故意的。

——————————————————————

好不容易从闷了两小时的酒馆走出,立香将过滤气味的魔法解除。巨木森林的环境一向很好,正午的阳光透过绿茵洒下,立香深吸一口阔别已久的新鲜空气,双臂舒展着转了个圈。本就处于亢奋状态的她脸上是抑不住的笑容。

而站在一旁的玛修,不由得小小地责怪起自己想要继续待在酒馆,没有考虑到前辈种族的特殊性。

她和立香,一个是亚人类,一个是纯人类。前者能够对身体机能做出一些小调控,而后者却对五感没有任何体内控制手段,有时候碰到神奇的东西就会悲剧。

比如正午时间的酒馆客人们。

他们大多是豪放派狂战士,骨子里的爽快和身上的气味成正比。

立香曾一脸悲痛地跟亚人族的玛修描述,那绝对是腐坏的鲱鱼在霸王花里自然发酵的味道,比炼金术士们熬坏的底料散发出的气味还迷人得多。

那是玛修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不是纯人类,虽然她没好意思在呕吐不止的前辈面前说出来。

而现在,虽然立香学了些便携的小魔法,但长期待在里面也不会舒服到哪去。自己没考虑到这点,真是太松懈了。

玛修批评着自己,神色有些愧疚。立香回过头看到这幕,心思略微一转便猜出是怎么回事。她牵过玛修的手,眉眼弯起:"别丧气呀玛修,这可是个获取情报的好地方,不管怎样都要去的。"

发现可爱的后辈还是有些低落,立香顿了顿,又补充到:"放心吧,我挺喜欢中午去酒馆待着的,那里的冰镇西灵果汁简直是是人间极品。这次没待太久只是因为要把委托赶完而已啦~"

讲完后,立香正准备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拍拍玛修的脑袋,便被一个温润的声音打断了。

"什么委托?"

二人同时抬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高高的树枝上有个人影逆光站着。那人身着白衣,一头翠绿长发在阳光下显现出富有生命力的光泽。结合熟悉的声线,立香和玛修立刻知道了那人的身份。


to be continued


写,写不完,再过3小时我又要起床了,人生如梦(

对自己的坑品不抱希望,特意停在小恩这,希望他能督促我写下去🙏

补充一下,设定是立香和玛修先出去四处探险历练,后来才发生的迦勒底爆炸,然后立香和玛修就又出去到处跑啦

ps:大陆的名字Соломон是俄语里所罗门的写法,命名权是医生走后门搞到的,别问后门是什么,后门是我的心(。

评论(2)
热度(45)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