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all咕哒】818那个被我绑着的咕哒子的某一天

一个蜜汁精分患者视角,不要相信标题,跟正文半点芙芙毛关系都没有的
重度ooc
深夜放飞神经质产物

1

相机往下,对对,要突出主角,不能拍我。

嗯,这个效果很不错。

好,那各部门准备了啊。

开工。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情感节目。

我叫立香的迷妹,是个发圈中的赵日天。

——好像反了?

但好像也没问题。

算了就这样吧,反正这不重要,主角又不是我。

今天的主角,是我身下的这位藤丸…………都说了主角不是我了灯光一直往我身上打干嘛?摄像师你左手干嘛呢啊?!专心点把镜头对准她而不是我!你们到底对一个发圈有什么期待啊!拍我身下的这个橙毛妹子!!!

气死我了,这么好个妹子不好好拍。

再拉远一点,对对对,请务必拍出她的盛世美颜。

那我们再开始。

2

大家好,我叫发圈,是个立香的迷妹,也是个赵日天。

今天这档节目的主角,是藤丸立香,也就是迦勒底的少女御主,被我绑着的这个master。

嗯?你们为什么这个眼神?

哦哦是称呼问题吧,关于为什么一个发圈要叫主人叫master?

这样叫着不觉得我像她的从者吗?诶嘿✧~

……什么啊,不是这个重点啊?那是啥?

……哦,是绑着啊。

绑着有什么问题吗?我不就是绑♂着我的master吗?

呃,呃嗯!你们那什么眼神……?!意淫一下master有什么问题吗?!YY无罪!

喂喂喂等等——

3

差点放送事故。

现在的人太无情冷酷了,连脑内意淫女神都不让,嘤嘤嘤。

嗯?

哦,你问能每天跟女神接触,怎么会悲惨啊?

要学会见微知著,看看我身上的掉色情况你就能知道我过得有多么心力交瘁。

看来你还是太年轻了,没法懂(摇头)。

这么跟你说吧,我的悲剧,差不多也就是国外一部蛮经典的片里女主小白菜的级别。

在感受我的辛酸历程之前,我想学我的同担,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伯爵先生,叼根烟。

不要问我一个发圈上面冒烟圈有多诡异,要知道,叼烟会让我看起来深沉一些。

而且重点是指不准哪天master也能给我点烟,

行了灯光师你别照了,我就是活在梦中咋滴了,你是照不醒一个装睡的发圈的。

吐烟。

4

首先是早上起床。

很明确地告诉你们,我打算投诉迦勒底这个设置中意从者的机制。

怎么能让那些居心叵——不,力量超群,对,力量超群的从者,随意进出一个普通女孩子的房间呢?!

那一个个英灵体力多好,呸,武力多高啊!

臣是为了master的龙体着想啊!

啥玩意?master手上的令咒有约束力?

开玩笑!令咒是战斗用的东西好吗?怎么那么随便用呢!败家!

啥?你说一天一划?

那也不行!没看到fsn剧组的caster和saber吗!要真有那个想法,一划令咒拦得住吗!

而且想进master房间的从者一天哪里才一个啊!

不行,我要冷静。

毕竟这还没开始。

5

转回正题,我很庆幸主人她很少设置男性英灵为中意从者,那样我会报警。

虽然女性从者中的清姬过来了我也是要报警的。

除了清姬,我对大部分女性英灵作为master的中意从者都是没想法的。

毕竟女性没有【哔——】,不会太想做OOXX的事。

……重来。

毕竟女性没有太强的武斗意识,不会太想做打打杀杀的事。

……起码单看外表,妹子比一帮大老爷们儿看着软多了。跟master的关系也大多只是友达。

我甚至还挺喜欢源赖光,因为我怀疑master基本不设置男性英灵这件事中有她的手笔。

只要不是男的就好啊(捧茶)

——这样的观点,有一天,被一个很特殊的人打破了。

6

那是个绿发美人。

就算我已经把master奉为我心目中的第一女神了,我也还是无法否定他的容貌。

那是种,能让人忽略性别认知,完全由自然化身的美。

但这不是他耍流氓的理由。

那天,我待在台子上,看着master起床。

讲真,master睡得呆毛都翘起来的样子,我可以prpr一年。

无论是刚醒时的睡眼惺忪,微微发红的脸颊,因为不想起床而微嘟的嘴,还是因为正揉着眼睛的白白软软的手,都是,辣——么可爱。

就在我沉迷master的时候,那个绿发的出现了。

当时我还挺懵逼的,因为我之前没太注意过他,脑海中只有"性别不明的美人兵器"的印象。

他是什么时候成为中意从者的来着……?是性别不明还是无性别?赖光妈妈放过了那看来应该是女性吧?不会是女性中的清姬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开口了。

"master,早安,头发睡得翘起来了哦。"

说完,他伸手捋平了master的头发,并且摸了摸头。

……

………………@#%&冫ξ??!!!

7

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做了我一直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

我身为一个发圈最多也就到过master头的侧边,他居然在正上方摸头了?

可恶啊!!!!!!

嫉妒差点没让我从柜子上蹦起来打他,但很无奈,迦勒底还没有闲到为一个发圈开发出手脚的地步,教训心怀不轨的歹徒计划只能先搁置着。

长舒一口气,我开始稳定心态并试图催眠自己:算了算了,就是摸头而已,赖光妈妈也摸过master的头,就当同一个性质,杰克童谣她们也埋过胸,清姬更是好多次想把master就地正法,相比之下只有摸头已经很好了,很好了,很好………………………………

那边那个绿毛魂淡你给我把头转过来不许看master换衣服啊啊啊啊啊啊!!!!!

我几乎是呐喊状地看着那个绿发的和master之间进行了一番堪比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我要换衣服喽?""要我帮忙吗?我对人类的这些东西还挺感兴趣的呢。""没事,小恩你在旁边看着就好啦,不用动手。""嗯,那我在旁边看着。master有不方便穿的地方可以叫我帮忙哦?"这样,深不可测的对话。

催眠不下去了,砸东西吧。

在这个我要气死的时刻,我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呢?

"只要微笑就好了。"

不知道谁说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对,这个时候,我更该微笑,哪怕那里面透露着浓浓的mmp。

君不见贞德alter小姐在喊着"嗨呀老娘好气啊"的时候面上都带着愉悦的笑容。

如果可以,我也想像贞德alter小姐一样,对着那个笑眯眯的绿发的来一发奥尔良特产怒火烧烤架。

带上黑圣杯,叠满加班二人组的buff的那种。

8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那天的我,毕竟只是一个发圈。

一个空有其名,没有实力的赵日天中的发圈。

我还不想被Enuma Elish爆头,那样的话master这撮辫子就没了。

如果因为我的个人过失导致master发型出问题,我会内疚得跑去第三特异点的空中往下跳的。

9

但暂时不计较并不代表我会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凡是对master用心险恶的,都要拿小本子记起来秋后算账的。

有句话怎么说得来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说啥?十年后我不还是个发圈吗?

人还不能有个梦想咋滴,有人想到过fz的蓝胡子元帅能找到和他那么合拍的真爱吗?

没话说吧~

10

说到fz,我想起来了。

后来,就是那个绿发的当中意从者那天,我们在走廊上遇到了金闪闪。

那个整天把我的女神叫做杂种的魂淡!

他凭啥看不起master啊那个AUO!3条令咒让他去打枪阶种火本信不信啊(╯‵□′)╯︵┴─┴

你说啥?令咒是战斗用品?不能为了私事随便乱用?

这不就是战斗中嘛!多好,弓阶打枪阶,有克制呢!

可惜master心慈手软,怕是get不到我心中的险恶勾当了。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master旁边那个绿发的,在看到那个金灿灿的AUO时,略显欢快地招了手。

"吉尔,早上好。"

……他俩认识啊!!

我说呢!!!这个绿发的怎么对master动手动脚的!吉尔伽美什身边的人,难怪啊!!!!!

11

"轰————"

12

"王啊,我又做错了什么吗?"立香摸摸因为发圈被王财攻击而散落的头发,心情复杂地开始回想自己惹了什么事。

总不可能是比小恩晚打招呼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吧?

吉尔伽美什皱眉:"不,只是刚才单纯看你脑袋那一块不爽了而已。"

立香:"…………"这种可怕的理由她可不想接受啊!


to be continued

半夜,床,手机,果然不是个写文的好环境……到后面意识模糊,思维混乱,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溜了溜了。

ps发圈君毕竟是赵日天,没挂。
接下来想写幼,ac闪和咕哒,如果有后续的话

评论(6)
热度(217)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