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镜重镜

【周泽楷X你】你说他在发光

周x明星你
幼驯染有,ooc有,时间跨度从孩提至青年。

1
夜晚的S市大概能算这个世界上最热情的地方。闪烁的霓虹灯和喧闹的人声都在昭示着狂欢的盛大程度。
而这个城市最中心的十字路口,有一面巨大的光屏,正反复播放着世界著名女团"bloom"全新单曲的mv。
在这个热点飞速更替,娱乐圈日新月异的时代,这对当今的明星偶像们来说几乎是最高的赞誉。而"bloom",国内当下最火热,最有号召力,实力与外型兼具的人气女团,这一殊遇显然是当之无愧的。
在人们纷纷为这个天团的新mv驻足时,一个将自己的脸裹得像个包子的女子在暗处一闪而过。

2
"喂喂,小周,我在你们轮回附近呢,你训练快结束了吗?好,那我就在楼下小店前面等你哟。"
挂断电话后,你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跟踪的人以后才放心大胆地把口罩给取了下来。以防万一,你又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让大半张脸蒙在一片阴影里。毕竟被路人看到bloom的队长出现在S市街头引发的骚动可不是溜号计划的一部分。
是的,如日中天的女团bloom的队长,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就是你,跑到闹市街头浪了。

3
你并不是随便跑出来增加警察工作量的,事实上,为了这个溜号计划,你早已做了万全的准备:提前完成训练和各种通告,算好公司员工们的时间盲点,选择最不引人注目的服装,只有做好这些你才能顺利地跑路。
至于最麻烦的向工作伙伴们隐藏行踪这一点,你已经和队员们通好口信了,只差最后一步——
你轻车熟路地按下手机关机键,将可怜的经纪人的来电提醒扼死在了黑屏中。
你心想,好了,现在我就是一个天高任我飞的浪子了。
心里有点小得意的同时,你突然觉得这场景有点眼熟。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被骂明天悔。"
恍然间,年幼时自己说的话浮现在脑海中。

4
你从小就是个活泼的孩子。
不,那已经不是单纯活泼的程度了,可以说是皮得让人头疼。
在班级的粉笔盒里涂502胶,在奥利奥的夹层上涂上芥末,在教室门上放黑板擦,在体育课时翻墙出去买零食,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但偏偏每次不是找不到证据就是你溜号得太熟练,通缉往往不了了之。而且你成绩一向优秀,所以到后来对于这些事,只要不严重,家长老师基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于是你皮得更欢了。
但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恶作剧还是什么,你一直都是单干的。
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多一个人拖后腿多麻烦,我一个人还不用顾忌那么多呢。
但后来多了一个例外,他叫周泽楷。

5
你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回老家的时候。
那时候你闲着没事爬到别人院子里的棵桃树上坐着,想着之前溜出学校看的街头艺人表演,双腿一晃一晃的。
而那时,街边走来了个和你年纪相仿,生得精致的小男孩。那男孩似乎在发呆,走着走着,"砰"地一声撞到了树下墙的拐角处。
"……"坐在树上的你无言,看着那男孩完美的脸上慢慢出现一块红肿的痕迹,你不由得叹息一下,从树上蹦了下来。
"唔!"男孩明显是被你突如其来的出现吓了一跳,猛地往后退了一步,见来人是个除了脸以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孩才放松下来,歪了歪脑袋,似乎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你因为刚刚看他有些蠢萌的反应,起了几分逗他的心思,便也没开口。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大约一分钟左右,见他实在没有什么要说话的意思,还是你先败下阵来。
"来,药膏。"你将口袋里的一小管药膏递给他。因为你经常到处乱跑,爬上爬下,所以有些磕磕碰碰的也是家常便饭了,便备了些创口贴之类的在兜里。
"……?"他愣了下,头顶的呆毛晃了晃,随后才借过药膏,轻轻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啦,就点药而已……你知道你额头哪块地方是红的吗?"你原本想着给完药就撤的,但看着他拿着药膏没什么动静,微微低头,没事瞟一下你的腼腆样子,你还是问了下。
他想了想,诚实地摇了摇头。
"……"

6
你很不擅长应付这种人。他们的一举一动会让你有一种"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的谜之愧疚感。
你叹了口气,从他手中拿过药膏:"我帮你涂吧。"
那个男孩眨了眨眼,乖乖地点了点头。
你将药膏抹在指尖,轻轻地戳上男孩的额头。他似乎是被这冰凉刺激了一下,猛地往后一缩,看着你还停留在原地的指尖,又移了回来。
"……"你猝不及防地被萌了一下,手抖了抖,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你无语凝噎,总觉得这个男孩有点怕自己应该不是错觉吧。
"你是不是怕我?"思索片刻后,你还是决定问问他。莫名其妙被一个相貌上乘的男生害怕可不会让人开心。
男孩歪歪头,似是认真地想了想,接着摇头。
"那你为什么……"你措辞,"我稍微碰你一下反应就这么大?"
似乎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过这个问题,那个男孩愣了下,然后陷入了沉思。
"……"他应该不是刚才脑袋撞墙上时撞出毛病了吧?看着这个有些内向+懵的男孩,你也陷入了沉思。

7
"你的意思是,你以前见过我,然后好多人说我是小魔王所以你觉得我会欺负你……?"
几分钟后,你哭笑不得地从男孩不太清晰的描述中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谁说恶作剧就一定会各种欺负别人啦,自己明明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啊。
那个男孩看你皱起眉头,以为你被这么描述有点难过,有些慌张地补上:"我,我觉得你跟他们说的不一样。"
哦?
你不禁有些好奇起这个初次见面的男孩对你有什么评价:"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
男孩这次没有任何犹豫,斩钉截铁地说:"是好人。"

未完
——————————————————————————————

一篇生贺能拖这么久还一直不敢发真的没谁了
想写一个两人互相影响着成长的故事,但笔力不足的样子。
可能还有好多,之后再继续写。
ps文章开头借鉴了君子以泽太太的《思念成城》不知道这个度算不算过,过了的话麻烦跟我讲声,我改下orz

评论(4)
热度(35)

重镜重镜

杂食,主食乙女向,只产亲情友情或乙女粮
有很多的脑洞但基本不会写(。
这个不会,指的不仅是不去写,同时也是不懂咋写
太悲伤了

© 重镜重镜 | Powered by LOFTER